當前位置: 廣東高考網 > 常用文書 > 作文 > 時間:2016-03-29 21:10

承諾


------分隔線----------------------------
承諾作文500字

承諾很美,很容易讓人陶醉。因為它是甜言蜜語的藝術品。美的讓人沾沾自喜,覺得擁有了全世界,卻不懂得如何自拔。 去年的冬天,我送給它一個冰雪似的承諾,我原本以為那就是所謂的永恒。出乎意料的是,今年的冬天,我的承諾就化成雪水,從我的身邊流過,從那以后,我再也沒有看到雪水凝結成冰雪。 違背承諾的人,是可惡的。在這之后,我曾經想過,為什么當時要許下這個承諾?不能遵守承諾,只會給別人和自己帶來傷心,只會給人帶來眼淚。守住一句承諾,也許要用一輩子的時間,而有些人花了一輩子卻守不住一句承諾。因 為守住承諾就像守住孤室里的一盞枯燈,燈芯雖然還在燃燒,而油卻快枯了。室外總是有狂風呼嘯而過。看著自己拼命的去守護那盞枯燈所燃燒的火,那點渺茫的希望,自己清清楚楚知道--它將會熄滅。 有人覺得承諾是風,給浮躁的心帶來涼爽的氣息;有人覺得承諾是雨,給大地上的萬物以滋潤;也有人覺得承諾更像是雪蓮,只可能怒放在山頂,讓世人仰視它的容顏;承諾是玫瑰,想要摘取,必須要付出代價;承諾也是雙刃劍,當你拔出它的時候,你就明白了一切。但是,我說承諾象流星呢?大家會覺得怎么樣? 流星與承諾,在我心里:流星,有它自己的天空。流星,曾經光彩過,曾經輝煌過。流星,可以給人有美好的回憶…… 但是流星總是一閃而過,然后消失。我不知道我和我朋友之間的友情是否會像流星一樣墜落。我希望得到一個答案,得到一個永恒的答案,一個我最希望得到的答案。但是誰能預測將來?有誰能保證一定遵守今日許下的承諾呢?我曾經試過違背承諾,我嘗試過違背承諾的痛苦。希望大家不要輕易許下承諾,因為流星始終會墜落。 快樂往往就是瞬間 而悲傷的日子仍是那么長遠 缺乏意志的飄零 目標總是在遠方 吹向這里的秋風卻使我溫暖 沒有理想的世界不再開心 沒有競爭的廣場光輝不在 幸福與快樂往往就是自己創造 悲哀的靈魂只為你祈禱 一個小小的地方 往往就是生與死的邊緣 一個微小的細節 常常就是天與地的界面 等待候鳥的出現 可能需要很長的時間 但我還是默默地等著 唯一讓我值得開心的 也許就是那個禁不起風吹雨打的諾言 一聲承諾終生追求


承諾不會變

床頭的娃娃天真的笑

失去了你的我

只能傻傻抱著它

癡癡地念 回來,不要離開我

還想讓你像過去那樣抱我

現實說這不可能

為什么

我看著懷里的娃娃

它說 至少你還擁有我

笑過

思緒徘徊在曾經

忘不了你的微笑

淡淡的 甜甜的

虎牙可愛的露出嘴角

懷念

你走的那天我沒哭

不想對著你流淚

滿臉笑容 慢心傷痛

你頭也不回地向前走

我一步一步地在后追

遍體鱗傷 不顧一切

可是

你還是走了

留給我一片孤獨的天空

和一個寂寞的娃娃

徹底失望…

深夜

一個受傷的女孩

抱著娃娃睡了

她說

他會在夢中

實現他對她的承諾


為了承諾

在烈日下等待考生的家長中,沒有我的父母。和去年的此時一樣,我是一個人騎著自行車來趕考的。

花季過了,雨季也過了,如今我是個大人了。在走過的19個春秋中我一直很自豪。因為我一直在承諾,一直在信守著承諾,一直深記著父親的話:“做人以誠信為本!”

15歲,我向父母承諾,一定努力考上重點高中,結果我沒有食言,我兌現了我給父母的第一個承諾,為此我們全家足足高興了一個暑假。給家庭帶來快樂是我最大的滿足。

但是我的努力最終沒有挽回父母破裂的婚姻。他們曾經對我承諾要永遠好好照顧我啊!最終我實在不忍心父母為了我而維持這段不健康的感情,在我的努力下,他們終于決定面對新的生活了。在分別前的一晚,我許下了對父母的飽含深情的第二個承諾:要考上清華大學。從此,我也開始了我獨立的新生活。

然而,在去年的高考中,我沒有實現理想,父母知道我很要強,與我長談了一次后,他們尊重了我的選擇--復讀。

我拿出了多年積攢的壓歲錢再加上奶奶臨終前給我的一筆錢,交了復讀費。現在父母的生活也并不富裕,我不忍再讓他們有過多的負擔,就堅決沒要他們的錢。因為我知道,雖然我們分離了,但他們都是愛我的。

今年,我依然過著并不輕松的生活,依然為我的承諾努力拼搏著,我堅信我會成功!


伴隨風鈴的承諾成長(上)

伴隨風鈴的承諾成長(上)

時光的沙漏伴隨著青春的腳步匆匆流逝……

我們這個年齡,屬于無羈無絆的草原,屬于自己的藍色天空;因此,肆無忌憚的我們奔馳在年輕的戰場,笑過,哭過,鬧過……最后,拉起手,忘卻所有的情緒和煩擾,高聲放歌。

或許,在爸爸媽媽眼里,我們只是一群迷茫而叛逆的孩子,一群被寵壞的孩子。我不否認。但是,風鈴下的秘密,四葉草的獨白,夏日的冰點檸檬……難道不是我們揮霍的資本嗎?渴望長大,渴望成熟,渴望被人尊重理解,更渴望舞動生命的彩綢在夏小米的藍色天空下!

波西米亞的原味咖啡過于浪漫,勁歌熱舞的冰爽可樂過于激情,只有棒棒糖酸澀的甜最受我們的青睞,因為它正如我們萌芽的心靈,蒲公英飛翔的羽翼尚未豐滿般可愛,不是嗎?

風鈴的故事仿佛近在咫尺,如同剛落下帷幕的影片;卻又遙遠得望不到彼岸的你和我。拋下漂流瓶,許一個愿,告訴風鈴:搖啊搖,搖醒那沉睡的靈魂,拯救它們空虛的軀殼吧!

昨日的歡聲笑語都成為永恒的美麗。每一個日出,都是那么動人心弦,只是我們沒有用心洞察而已。等到余暉落向指尖,才發出無限的感慨: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認真過好分分秒秒,

時時刻刻帶上微笑;

用我手寫我心,

我們的童年如此美妙!

月闕拉長的回憶

月色朦朧,恍若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羞澀地躲在那層薄紗中,繚繞著幾絲睡意。

忽而,一陣涼意襲來,桌上的紙發出簌簌聲,床邊的風鈴余音不絕。在微風輕柔的撫摸下,這小生命柔媚地扭動著感性的身軀,演奏叮當的清脆樂章,叩擊著我的心弦。

不覺笑了。

“丁零零……”

我放下手中正高速旋轉的筆,隨手拎起話筒,“喂!”

“小米,在干什么呢?”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我疲憊地趴在桌子上。“呵呵,沒干什么。你呢?”

“我也是,只是有點想你,想聽聽你的聲音。

我撲哧笑出了聲。

“陸風,你不知道我為了這句話打了多少寒戰嗎?”

他發出了一聲尖叫,“小姐,請問是我的聲音太有吸引力了嗎?”

暈死!

許久,風打破寂靜。“嘿,很就不見了,明天一起出去玩吧。”

無語。

“怎么了,我說錯什么了嗎?”

仍無語。

“說句話啊……”

“嘟……嘟……”我哭了。淚水順著我的臉頰不住地滑落,用唇抿了抿,是甜的。

時間若倒退,想看見誰,想找回什么感覺?聽著南拳的歌,莫名的淚止住了。

看那水平的線

綠色的邊 平靜的水面

有好多事浮現

吹皺我的從前 吹皺好多臉

記憶

在播放留言

播放那年

你說的再見……

可能我太脆弱,經不起你任何的承諾;可能我太脆弱,經不起風鈴的擺弄。誰能告訴我,是我改變了,還是時間在變?

重新拎起話筒。

“喂,明天一起回學校看看吧。”

他猶豫片刻,“你……好啊,那我騎車載你。”

我點點頭,他似乎看到了。

月闕了。星星,你是在笑嗎?還是,你看著傻傻的我們,不知所措?

拉長回憶。

晚餐風波

那年,我只有十歲。

而阿杰,也只有十一歲。

黃昏,酒店,飯桌。

我大意地把一杯紅酒撒在阿杰身上。頓時,他雪白的襯衫上,像血一樣的液體順著他的手臂流下來。

我當時嚇壞了,手忙腳亂地攥著小手帕給他擦;而阿杰只是微笑地看著我,

用接近完美的靜音說著“不要緊”。現在想想,都會忍俊不禁。

后來他的衣服有怎樣的命運,我是無從得知了,只記得爸媽拼命地向伯父和伯母道歉,而他們都并沒有責怪我,反而這場晚餐風波,造就了我和阿杰這對“黃金搭檔”。

第二天,是一個晴天。

阿杰正式成為我的同桌,這也意味著他將開始受到我的“蹂

伴隨風鈴的承諾成長(上)

時光的沙漏伴隨著青春的腳步匆匆流逝……

我們這個年齡,屬于無羈無絆的草原,屬于自己的藍色天空;因此,肆無忌憚的我們奔馳在年輕的戰場,笑過,哭過,鬧過……最后,拉起手,忘卻所有的情緒和煩擾,高聲放歌。

或許,在爸爸媽媽眼里,我們只是一群迷茫而叛逆的孩子,一群被寵壞的孩子。我不否認。但是,風鈴下的秘密,四葉草的獨白,夏日的冰點檸檬……難道不是我們揮霍的資本嗎?渴望長大,渴望成熟,渴望被人尊重理解,更渴望舞動生命的彩綢在夏小米的藍色天空下!

波西米亞的原味咖啡過于浪漫,勁歌熱舞的冰爽可樂過于激情,只有棒棒糖酸澀的甜最受我們的青睞,因為它正如我們萌芽的心靈,蒲公英飛翔的羽翼尚未豐滿般可愛,不是嗎?

風鈴的故事仿佛近在咫尺,如同剛落下帷幕的影片;卻又遙遠得望不到彼岸的你和我。拋下漂流瓶,許一個愿,告訴風鈴:搖啊搖,搖醒那沉睡的靈魂,拯救它們空虛的軀殼吧!

昨日的歡聲笑語都成為永恒的美麗。每一個日出,都是那么動人心弦,只是我們沒有用心洞察而已。等到余暉落向指尖,才發出無限的感慨: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認真過好分分秒秒,

時時刻刻帶上微笑;

用我手寫我心,

我們的童年如此美妙!

月闕拉長的回憶

月色朦朧,恍若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羞澀地躲在那層薄紗中,繚繞著幾絲睡意。

忽而,一陣涼意襲來,桌上的紙發出簌簌聲,床邊的風鈴余音不絕。在微風輕柔的撫摸下,這小生命柔媚地扭動著感性的身軀,演奏叮當的清脆樂章,叩擊著我的心弦。

不覺笑了。

“丁零零……”

我放下手中正高速旋轉的筆,隨手拎起話筒,“喂!”

“小米,在干什么呢?”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我疲憊地趴在桌子上。“呵呵,沒干什么。你呢?”

“我也是,只是有點想你,想聽聽你的聲音。

我撲哧笑出了聲。

“陸風,你不知道我為了這句話打了多少寒戰嗎?”

他發出了一聲尖叫,“小姐,請問是我的聲音太有吸引力了嗎?”

暈死!

許久,風打破寂靜。“嘿,很就不見了,明天一起出去玩吧。”

無語。

“怎么了,我說錯什么了嗎?”

仍無語。

“說句話啊……”

“嘟……嘟……”我哭了。淚水順著我的臉頰不住地滑落,用唇抿了抿,是甜的。

時間若倒退,想看見誰,想找回什么感覺?聽著南拳的歌,莫名的淚止住了。

看那水平的線

綠色的邊 平靜的水面

有好多事浮現

吹皺我的從前 吹皺好多臉

記憶

在播放留言

播放那年

你說的再見……

可能我太脆弱,經不起你任何的承諾;可能我太脆弱,經不起風鈴的擺弄。誰能告訴我,是我改變了,還是時間在變?

重新拎起話筒。

“喂,明天一起回學校看看吧。”

他猶豫片刻,“你……好啊,那我騎車載你。”

我點點頭,他似乎看到了。

月闕了。星星,你是在笑嗎?還是,你看著傻傻的我們,不知所措?

拉長回憶。

晚餐風波

那年,我只有十歲。

而阿杰,也只有十一歲。

黃昏,酒店,飯桌。

我大意地把一杯紅酒撒在阿杰身上。頓時,他雪白的襯衫上,像血一樣的液體順著他的手臂流下來。

我當時嚇壞了,手忙腳亂地攥著小手帕給他擦;而阿杰只是微笑地看著我,

用接近完美的靜音說著“不要緊”。現在想想,都會忍俊不禁。

后來他的衣服有怎樣的命運,我是無從得知了,只記得爸媽拼命地向伯父和伯母道歉,而他們都并沒有責怪我,反而這場晚餐風波,造就了我和阿杰這對“黃金搭檔”。

第二天,是一個晴天。

阿杰正式成為我的同桌,這也意味著他將開始受到我的“蹂

伴隨風鈴的承諾成長(上)

時光的沙漏伴隨著青春的腳步匆匆流逝……

我們這個年齡,屬于無羈無絆的草原,屬于自己的藍色天空;因此,肆無忌憚的我們奔馳在年輕的戰場,笑過,哭過,鬧過……最后,拉起手,忘卻所有的情緒和煩擾,高聲放歌。

或許,在爸爸媽媽眼里,我們只是一群迷茫而叛逆的孩子,一群被寵壞的孩子。我不否認。但是,風鈴下的秘密,四葉草的獨白,夏日的冰點檸檬……難道不是我們揮霍的資本嗎?渴望長大,渴望成熟,渴望被人尊重理解,更渴望舞動生命的彩綢在夏小米的藍色天空下!

波西米亞的原味咖啡過于浪漫,勁歌熱舞的冰爽可樂過于激情,只有棒棒糖酸澀的甜最受我們的青睞,因為它正如我們萌芽的心靈,蒲公英飛翔的羽翼尚未豐滿般可愛,不是嗎?

風鈴的故事仿佛近在咫尺,如同剛落下帷幕的影片;卻又遙遠得望不到彼岸的你和我。拋下漂流瓶,許一個愿,告訴風鈴:搖啊搖,搖醒那沉睡的靈魂,拯救它們空虛的軀殼吧!

昨日的歡聲笑語都成為永恒的美麗。每一個日出,都是那么動人心弦,只是我們沒有用心洞察而已。等到余暉落向指尖,才發出無限的感慨: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認真過好分分秒秒,

時時刻刻帶上微笑;

用我手寫我心,

我們的童年如此美妙!

月闕拉長的回憶

月色朦朧,恍若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羞澀地躲在那層薄紗中,繚繞著幾絲睡意。

忽而,一陣涼意襲來,桌上的紙發出簌簌聲,床邊的風鈴余音不絕。在微風輕柔的撫摸下,這小生命柔媚地扭動著感性的身軀,演奏叮當的清脆樂章,叩擊著我的心弦。

不覺笑了。

“丁零零……”

我放下手中正高速旋轉的筆,隨手拎起話筒,“喂!”

“小米,在干什么呢?”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我疲憊地趴在桌子上。“呵呵,沒干什么。你呢?”

“我也是,只是有點想你,想聽聽你的聲音。

我撲哧笑出了聲。

“陸風,你不知道我為了這句話打了多少寒戰嗎?”

他發出了一聲尖叫,“小姐,請問是我的聲音太有吸引力了嗎?”

暈死!

許久,風打破寂靜。“嘿,很就不見了,明天一起出去玩吧。”

無語。

“怎么了,我說錯什么了嗎?”

仍無語。

“說句話啊……”

“嘟……嘟……”我哭了。淚水順著我的臉頰不住地滑落,用唇抿了抿,是甜的。

時間若倒退,想看見誰,想找回什么感覺?聽著南拳的歌,莫名的淚止住了。

看那水平的線

綠色的邊 平靜的水面

有好多事浮現

吹皺我的從前 吹皺好多臉

記憶

在播放留言

播放那年

你說的再見……

可能我太脆弱,經不起你任何的承諾;可能我太脆弱,經不起風鈴的擺弄。誰能告訴我,是我改變了,還是時間在變?

重新拎起話筒。

“喂,明天一起回學校看看吧。”

他猶豫片刻,“你……好啊,那我騎車載你。”

我點點頭,他似乎看到了。

月闕了。星星,你是在笑嗎?還是,你看著傻傻的我們,不知所措?

拉長回憶。

晚餐風波

那年,我只有十歲。

而阿杰,也只有十一歲。

黃昏,酒店,飯桌。

我大意地把一杯紅酒撒在阿杰身上。頓時,他雪白的襯衫上,像血一樣的液體順著他的手臂流下來。

我當時嚇壞了,手忙腳亂地攥著小手帕給他擦;而阿杰只是微笑地看著我,

用接近完美的靜音說著“不要緊”。現在想想,都會忍俊不禁。

后來他的衣服有怎樣的命運,我是無從得知了,只記得爸媽拼命地向伯父和伯母道歉,而他們都并沒有責怪我,反而這場晚餐風波,造就了我和阿杰這對“黃金搭檔”。

第二天,是一個晴天。

阿杰正式成為我的同桌,這也意味著他將開始受到我的“蹂

伴隨風鈴的承諾成長(上)

時光的沙漏伴隨著青春的腳步匆匆流逝……

我們這個年齡,屬于無羈無絆的草原,屬于自己的藍色天空;因此,肆無忌憚的我們奔馳在年輕的戰場,笑過,哭過,鬧過……最后,拉起手,忘卻所有的情緒和煩擾,高聲放歌。

或許,在爸爸媽媽眼里,我們只是一群迷茫而叛逆的孩子,一群被寵壞的孩子。我不否認。但是,風鈴下的秘密,四葉草的獨白,夏日的冰點檸檬……難道不是我們揮霍的資本嗎?渴望長大,渴望成熟,渴望被人尊重理解,更渴望舞動生命的彩綢在夏小米的藍色天空下!

波西米亞的原味咖啡過于浪漫,勁歌熱舞的冰爽可樂過于激情,只有棒棒糖酸澀的甜最受我們的青睞,因為它正如我們萌芽的心靈,蒲公英飛翔的羽翼尚未豐滿般可愛,不是嗎?

風鈴的故事仿佛近在咫尺,如同剛落下帷幕的影片;卻又遙遠得望不到彼岸的你和我。拋下漂流瓶,許一個愿,告訴風鈴:搖啊搖,搖醒那沉睡的靈魂,拯救它們空虛的軀殼吧!

昨日的歡聲笑語都成為永恒的美麗。每一個日出,都是那么動人心弦,只是我們沒有用心洞察而已。等到余暉落向指尖,才發出無限的感慨: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認真過好分分秒秒,

時時刻刻帶上微笑;

用我手寫我心,

我們的童年如此美妙!

月闕拉長的回憶

月色朦朧,恍若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羞澀地躲在那層薄紗中,繚繞著幾絲睡意。

忽而,一陣涼意襲來,桌上的紙發出簌簌聲,床邊的風鈴余音不絕。在微風輕柔的撫摸下,這小生命柔媚地扭動著感性的身軀,演奏叮當的清脆樂章,叩擊著我的心弦。

不覺笑了。

“丁零零……”

我放下手中正高速旋轉的筆,隨手拎起話筒,“喂!”

“小米,在干什么呢?”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我疲憊地趴在桌子上。“呵呵,沒干什么。你呢?”

“我也是,只是有點想你,想聽聽你的聲音。

我撲哧笑出了聲。

“陸風,你不知道我為了這句話打了多少寒戰嗎?”

他發出了一聲尖叫,“小姐,請問是我的聲音太有吸引力了嗎?”

暈死!

許久,風打破寂靜。“嘿,很就不見了,明天一起出去玩吧。”

無語。

“怎么了,我說錯什么了嗎?”

仍無語。

“說句話啊……”

“嘟……嘟……”我哭了。淚水順著我的臉頰不住地滑落,用唇抿了抿,是甜的。

時間若倒退,想看見誰,想找回什么感覺?聽著南拳的歌,莫名的淚止住了。

看那水平的線

綠色的邊 平靜的水面

有好多事浮現

吹皺我的從前 吹皺好多臉

記憶

在播放留言

播放那年

你說的再見……

可能我太脆弱,經不起你任何的承諾;可能我太脆弱,經不起風鈴的擺弄。誰能告訴我,是我改變了,還是時間在變?

重新拎起話筒。

“喂,明天一起回學校看看吧。”

他猶豫片刻,“你……好啊,那我騎車載你。”

我點點頭,他似乎看到了。

月闕了。星星,你是在笑嗎?還是,你看著傻傻的我們,不知所措?

拉長回憶。

晚餐風波

那年,我只有十歲。

而阿杰,也只有十一歲。

黃昏,酒店,飯桌。

我大意地把一杯紅酒撒在阿杰身上。頓時,他雪白的襯衫上,像血一樣的液體順著他的手臂流下來。

我當時嚇壞了,手忙腳亂地攥著小手帕給他擦;而阿杰只是微笑地看著我,

用接近完美的靜音說著“不要緊”。現在想想,都會忍俊不禁。

后來他的衣服有怎樣的命運,我是無從得知了,只記得爸媽拼命地向伯父和伯母道歉,而他們都并沒有責怪我,反而這場晚餐風波,造就了我和阿杰這對“黃金搭檔”。

第二天,是一個晴天。

阿杰正式成為我的同桌,這也意味著他將開始受到我的“蹂

伴隨風鈴的承諾成長(上)

時光的沙漏伴隨著青春的腳步匆匆流逝……

我們這個年齡,屬于無羈無絆的草原,屬于自己的藍色天空;因此,肆無忌憚的我們奔馳在年輕的戰場,笑過,哭過,鬧過……最后,拉起手,忘卻所有的情緒和煩擾,高聲放歌。

或許,在爸爸媽媽眼里,我們只是一群迷茫而叛逆的孩子,一群被寵壞的孩子。我不否認。但是,風鈴下的秘密,四葉草的獨白,夏日的冰點檸檬……難道不是我們揮霍的資本嗎?渴望長大,渴望成熟,渴望被人尊重理解,更渴望舞動生命的彩綢在夏小米的藍色天空下!

波西米亞的原味咖啡過于浪漫,勁歌熱舞的冰爽可樂過于激情,只有棒棒糖酸澀的甜最受我們的青睞,因為它正如我們萌芽的心靈,蒲公英飛翔的羽翼尚未豐滿般可愛,不是嗎?

風鈴的故事仿佛近在咫尺,如同剛落下帷幕的影片;卻又遙遠得望不到彼岸的你和我。拋下漂流瓶,許一個愿,告訴風鈴:搖啊搖,搖醒那沉睡的靈魂,拯救它們空虛的軀殼吧!

昨日的歡聲笑語都成為永恒的美麗。每一個日出,都是那么動人心弦,只是我們沒有用心洞察而已。等到余暉落向指尖,才發出無限的感慨: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認真過好分分秒秒,

時時刻刻帶上微笑;

用我手寫我心,

我們的童年如此美妙!

月闕拉長的回憶

月色朦朧,恍若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羞澀地躲在那層薄紗中,繚繞著幾絲睡意。

忽而,一陣涼意襲來,桌上的紙發出簌簌聲,床邊的風鈴余音不絕。在微風輕柔的撫摸下,這小生命柔媚地扭動著感性的身軀,演奏叮當的清脆樂章,叩擊著我的心弦。

不覺笑了。

“丁零零……”

我放下手中正高速旋轉的筆,隨手拎起話筒,“喂!”

“小米,在干什么呢?”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我疲憊地趴在桌子上。“呵呵,沒干什么。你呢?”

“我也是,只是有點想你,想聽聽你的聲音。

我撲哧笑出了聲。

“陸風,你不知道我為了這句話打了多少寒戰嗎?”

他發出了一聲尖叫,“小姐,請問是我的聲音太有吸引力了嗎?”

暈死!

許久,風打破寂靜。“嘿,很就不見了,明天一起出去玩吧。”

無語。

“怎么了,我說錯什么了嗎?”

仍無語。

“說句話啊……”

“嘟……嘟……”我哭了。淚水順著我的臉頰不住地滑落,用唇抿了抿,是甜的。

時間若倒退,想看見誰,想找回什么感覺?聽著南拳的歌,莫名的淚止住了。

看那水平的線

綠色的邊 平靜的水面

有好多事浮現

吹皺我的從前 吹皺好多臉

記憶

在播放留言

播放那年

你說的再見……

可能我太脆弱,經不起你任何的承諾;可能我太脆弱,經不起風鈴的擺弄。誰能告訴我,是我改變了,還是時間在變?

重新拎起話筒。

“喂,明天一起回學校看看吧。”

他猶豫片刻,“你……好啊,那我騎車載你。”

我點點頭,他似乎看到了。

月闕了。星星,你是在笑嗎?還是,你看著傻傻的我們,不知所措?

拉長回憶。

晚餐風波

那年,我只有十歲。

而阿杰,也只有十一歲。

黃昏,酒店,飯桌。

我大意地把一杯紅酒撒在阿杰身上。頓時,他雪白的襯衫上,像血一樣的液體順著他的手臂流下來。

我當時嚇壞了,手忙腳亂地攥著小手帕給他擦;而阿杰只是微笑地看著我,

用接近完美的靜音說著“不要緊”。現在想想,都會忍俊不禁。

后來他的衣服有怎樣的命運,我是無從得知了,只記得爸媽拼命地向伯父和伯母道歉,而他們都并沒有責怪我,反而這場晚餐風波,造就了我和阿杰這對“黃金搭檔”。

第二天,是一個晴天。

阿杰正式成為我的同桌,這也意味著他將開始受到我的“蹂

伴隨風鈴的承諾成長(上)

時光的沙漏伴隨著青春的腳步匆匆流逝……

我們這個年齡,屬于無羈無絆的草原,屬于自己的藍色天空;因此,肆無忌憚的我們奔馳在年輕的戰場,笑過,哭過,鬧過……最后,拉起手,忘卻所有的情緒和煩擾,高聲放歌。

或許,在爸爸媽媽眼里,我們只是一群迷茫而叛逆的孩子,一群被寵壞的孩子。我不否認。但是,風鈴下的秘密,四葉草的獨白,夏日的冰點檸檬……難道不是我們揮霍的資本嗎?渴望長大,渴望成熟,渴望被人尊重理解,更渴望舞動生命的彩綢在夏小米的藍色天空下!

波西米亞的原味咖啡過于浪漫,勁歌熱舞的冰爽可樂過于激情,只有棒棒糖酸澀的甜最受我們的青睞,因為它正如我們萌芽的心靈,蒲公英飛翔的羽翼尚未豐滿般可愛,不是嗎?

風鈴的故事仿佛近在咫尺,如同剛落下帷幕的影片;卻又遙遠得望不到彼岸的你和我。拋下漂流瓶,許一個愿,告訴風鈴:搖啊搖,搖醒那沉睡的靈魂,拯救它們空虛的軀殼吧!

昨日的歡聲笑語都成為永恒的美麗。每一個日出,都是那么動人心弦,只是我們沒有用心洞察而已。等到余暉落向指尖,才發出無限的感慨: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認真過好分分秒秒,

時時刻刻帶上微笑;

用我手寫我心,

我們的童年如此美妙!

月闕拉長的回憶

月色朦朧,恍若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羞澀地躲在那層薄紗中,繚繞著幾絲睡意。

忽而,一陣涼意襲來,桌上的紙發出簌簌聲,床邊的風鈴余音不絕。在微風輕柔的撫摸下,這小生命柔媚地扭動著感性的身軀,演奏叮當的清脆樂章,叩擊著我的心弦。

不覺笑了。

“丁零零……”

我放下手中正高速旋轉的筆,隨手拎起話筒,“喂!”

“小米,在干什么呢?”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我疲憊地趴在桌子上。“呵呵,沒干什么。你呢?”

“我也是,只是有點想你,想聽聽你的聲音。

我撲哧笑出了聲。

“陸風,你不知道我為了這句話打了多少寒戰嗎?”

他發出了一聲尖叫,“小姐,請問是我的聲音太有吸引力了嗎?”

暈死!

許久,風打破寂靜。“嘿,很就不見了,明天一起出去玩吧。”

無語。

“怎么了,我說錯什么了嗎?”

仍無語。

“說句話啊……”

“嘟……嘟……”我哭了。淚水順著我的臉頰不住地滑落,用唇抿了抿,是甜的。

時間若倒退,想看見誰,想找回什么感覺?聽著南拳的歌,莫名的淚止住了。

看那水平的線

綠色的邊 平靜的水面

有好多事浮現

吹皺我的從前 吹皺好多臉

記憶

在播放留言

播放那年

你說的再見……

可能我太脆弱,經不起你任何的承諾;可能我太脆弱,經不起風鈴的擺弄。誰能告訴我,是我改變了,還是時間在變?

重新拎起話筒。

“喂,明天一起回學校看看吧。”

他猶豫片刻,“你……好啊,那我騎車載你。”

我點點頭,他似乎看到了。

月闕了。星星,你是在笑嗎?還是,你看著傻傻的我們,不知所措?

拉長回憶。

晚餐風波

那年,我只有十歲。

而阿杰,也只有十一歲。

黃昏,酒店,飯桌。

我大意地把一杯紅酒撒在阿杰身上。頓時,他雪白的襯衫上,像血一樣的液體順著他的手臂流下來。

我當時嚇壞了,手忙腳亂地攥著小手帕給他擦;而阿杰只是微笑地看著我,

用接近完美的靜音說著“不要緊”。現在想想,都會忍俊不禁。

后來他的衣服有怎樣的命運,我是無從得知了,只記得爸媽拼命地向伯父和伯母道歉,而他們都并沒有責怪我,反而這場晚餐風波,造就了我和阿杰這對“黃金搭檔”。

第二天,是一個晴天。

阿杰正式成為我的同桌,這也意味著他將開始受到我的“蹂

伴隨風鈴的承諾成長(上)

時光的沙漏伴隨著青春的腳步匆匆流逝……

我們這個年齡,屬于無羈無絆的草原,屬于自己的藍色天空;因此,肆無忌憚的我們奔馳在年輕的戰場,笑過,哭過,鬧過……最后,拉起手,忘卻所有的情緒和煩擾,高聲放歌。

或許,在爸爸媽媽眼里,我們只是一群迷茫而叛逆的孩子,一群被寵壞的孩子。我不否認。但是,風鈴下的秘密,四葉草的獨白,夏日的冰點檸檬……難道不是我們揮霍的資本嗎?渴望長大,渴望成熟,渴望被人尊重理解,更渴望舞動生命的彩綢在夏小米的藍色天空下!

波西米亞的原味咖啡過于浪漫,勁歌熱舞的冰爽可樂過于激情,只有棒棒糖酸澀的甜最受我們的青睞,因為它正如我們萌芽的心靈,蒲公英飛翔的羽翼尚未豐滿般可愛,不是嗎?

風鈴的故事仿佛近在咫尺,如同剛落下帷幕的影片;卻又遙遠得望不到彼岸的你和我。拋下漂流瓶,許一個愿,告訴風鈴:搖啊搖,搖醒那沉睡的靈魂,拯救它們空虛的軀殼吧!

昨日的歡聲笑語都成為永恒的美麗。每一個日出,都是那么動人心弦,只是我們沒有用心洞察而已。等到余暉落向指尖,才發出無限的感慨: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認真過好分分秒秒,

時時刻刻帶上微笑;

用我手寫我心,

我們的童年如此美妙!

月闕拉長的回憶

月色朦朧,恍若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羞澀地躲在那層薄紗中,繚繞著幾絲睡意。

忽而,一陣涼意襲來,桌上的紙發出簌簌聲,床邊的風鈴余音不絕。在微風輕柔的撫摸下,這小生命柔媚地扭動著感性的身軀,演奏叮當的清脆樂章,叩擊著我的心弦。

不覺笑了。

“丁零零……”

我放下手中正高速旋轉的筆,隨手拎起話筒,“喂!”

“小米,在干什么呢?”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我疲憊地趴在桌子上。“呵呵,沒干什么。你呢?”

“我也是,只是有點想你,想聽聽你的聲音。

我撲哧笑出了聲。

“陸風,你不知道我為了這句話打了多少寒戰嗎?”

他發出了一聲尖叫,“小姐,請問是我的聲音太有吸引力了嗎?”

暈死!

許久,風打破寂靜。“嘿,很就不見了,明天一起出去玩吧。”

無語。

“怎么了,我說錯什么了嗎?”

仍無語。

“說句話啊……”

“嘟……嘟……”我哭了。淚水順著我的臉頰不住地滑落,用唇抿了抿,是甜的。

時間若倒退,想看見誰,想找回什么感覺?聽著南拳的歌,莫名的淚止住了。

看那水平的線

綠色的邊 平靜的水面

有好多事浮現

吹皺我的從前 吹皺好多臉

記憶

在播放留言

播放那年

你說的再見……

可能我太脆弱,經不起你任何的承諾;可能我太脆弱,經不起風鈴的擺弄。誰能告訴我,是我改變了,還是時間在變?

重新拎起話筒。

“喂,明天一起回學校看看吧。”

他猶豫片刻,“你……好啊,那我騎車載你。”

我點點頭,他似乎看到了。

月闕了。星星,你是在笑嗎?還是,你看著傻傻的我們,不知所措?

拉長回憶。

晚餐風波

那年,我只有十歲。

而阿杰,也只有十一歲。

黃昏,酒店,飯桌。

我大意地把一杯紅酒撒在阿杰身上。頓時,他雪白的襯衫上,像血一樣的液體順著他的手臂流下來。

我當時嚇壞了,手忙腳亂地攥著小手帕給他擦;而阿杰只是微笑地看著我,

用接近完美的靜音說著“不要緊”。現在想想,都會忍俊不禁。

后來他的衣服有怎樣的命運,我是無從得知了,只記得爸媽拼命地向伯父和伯母道歉,而他們都并沒有責怪我,反而這場晚餐風波,造就了我和阿杰這對“黃金搭檔”。

第二天,是一個晴天。

阿杰正式成為我的同桌,這也意味著他將開始受到我的“蹂


月亮的承諾

讓我帶你到月亮上去

題記

我和父親坐在高高的巖石上,凝視著那滿天星斗的夜空,其中最大最亮的是一個黃色的牙牙(這是我的叫法)。我轉過頭來,充滿天真地對父親說:“爸爸,月亮上面有人嗎?”

父親笑了笑,說:“當然有了,孩子。不僅有人,還有山,有水,有樹,還有那美麗的廣寒宮……”我聽得入了迷,便問道:“那我可以上去嗎?”父親又笑了笑,說:“我可以帶你上去呀。”“真的?”“真的。”看著我滿臉的不相信,父親說:“要不咱們拉勾勾吧。”“好。拉勾勾……”

銀色的月光下,一只大手拉住了一只小手,緊緊地。

5歲那年,母親忽然臥床不起,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只是呆呆地看著大人們滿臉憂色地搖著頭。不久,一張雪白的床單從我家抬了出去……從此,我再也沒有見到母親,我多次問過父親,他只是搖頭不答,過去的笑容完全沒有了蹤跡。終于有一天,他對我說:“你媽,她去了月亮上……”我認為這是好事啊,可是看到他那抹不掉的憂傷,我越來越感覺到不是這樣。但是我不懂。死亡仿佛離我很遙遠,只是,當時年少……

7歲,懵懂的年齡。我坐在一年級的教室里,跟著老師后面讀“a、o、e”當老師拼出“yueliang”的時候,我第一次沒有跟著讀,我停下了,我想起了母親,想起了那個關于月亮的傳說,想起了,那個承諾……

初一,我的成績一直很優秀,父親日夜奔波,每天晚上回家,我都會發現他頭上的皺紋多了好幾條。我已經知道了真相,我也不再相信那個月亮的承諾,這一切,都只是假的,根本不可能實現。我思念母親,思念從前那個完整的家,我只知道一個事實,那就是:母親

永遠不會再回來了。

期末考試,作文題目真的很老套:《我的媽媽》,我碰都沒有碰,即使當時感覺卷子上濕漉漉的。

成績下來后,我理所當然地被老師叫去訓話,原因是成績退步……

“你以前成績很好的啊,現在怎么這樣?”

“你這次怎么那么失敗?這可不是開玩笑啊。”

“作文為什么不寫,不想寫?不想寫也得寫啊。”

“寫媽媽都寫不出來?我看你是出了大問題了。”

我一直盯著天花板,好像無視老師的訓話。

第二天,父親就被叫來了學校。

晚上,他回來后,異常地安靜,似乎沒什么事發生

他說:“時候不早了,睡覺去吧,明天還要上學哪。”

我緩緩地走向臥室,他再一次叫住了我。

“孩子,我知道母親的去世對你來說是一次沉重的打擊,可你得生活下去啊,人生不會永遠一帆風順的。”

我默默地走進臥室,眼淚再一次涌了出來。

他越來越操勞了,他為了這個家,為了這個支離破碎的家,整天在外忙碌著,我發覺他的健康狀態越來越差了,常常坐在椅子上暈過去。母親已經離去,我不希望失去一個我最親的人,我害怕他會像風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但……

救護車飛馳而過……

醫院。白色病床。

我真的希望這只是愚人節的一個玩笑。

那天晚上,他突然對我說:“今天的月亮真好。”

“嗯。”

“你還記得那個承諾嗎?”

“記得。”

“我會帶你到月亮上去的,一定會的……”

他微笑著說完這句話,閉上了眼睛。

手術室的燈,亮了,又滅了……

我不會想到,他會那么快離我而去。

然而,這就是事實。

他離開以后,我獨自在寂寞的邊緣徘徊,想起關于月亮的傳說,關于月亮的承諾……

此刻的我坐在那塊我們

------分隔線----------------------------
的承諾作文
河北好运彩3号码统计